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三十五章

  “水神怕不是认错了,锦觅不过灵力低下一介精灵,天生天养,无父无母,卑微如蝼蚁,怎可高攀仙上?”
  水神低头望着我,眼眸中澄澈的湖水无端端地磅礴澎湃如潮汐起伏,一行清泪夺眶而出洒落在我的前襟,“觅儿,叫你受委屈了……我愧对梓芬,枉为尔父,便是今日你不认我这爹爹也怨不得你……”口中这般说着,手上却将我往怀里箍得更紧了些。
  我乖巧伏在他肩头,不挣不扎,闷声道:“并非锦觅不认,只是,锦觅灵力浅薄,便是我此番自欺欺人相信了,水神又如何说服这世上众生锦觅一个果子精乃是花神与水神嫡嫡亲的后人?悠悠众口难掩,日后必生事端。”
  越过水神肩头但见长芳主蹙眉正瞪着我,遂抽了抽鼻子埋首入水神怀中,水神一边抱牢我,似乎十分高兴,一边伸手爱怜抚过我的发顶,徐徐道:“觅儿莫要担忧,你的元神如今想来是被梓芬用迦蓝印封压住了,故而所现真身并非实体,待爹爹去西天如来圣佛处求取解术便可还我觅儿本来真身。”
  我一个人独来独往四千余年,从不曾觉得自己缺少什么,给他这般关切一搂,我却怔了怔,只觉得纵使门外白雪皑皑,整个春天却仿佛缩影在了这温暖的一抱之中。我遥对着窗棂积雪无意识地浅浅一笑,一支杏黄色的花蕊便从那堆晶砌莹中颤颤巍巍地抽芽而出,迎着寒风倔强绽放。
  软软噙了那词,我轻轻在嘴角重复了一遍:“爹……爹……”
  搂着我的怀抱剧烈抖了一抖。
  忽如一夜春风来,漫天遍野的霁雪刹那之间无影无踪,万丈碧野晴空下,花开无声。
  长芳主望着我们,眼眶红了红,玉兰芳主想是眼中走了砂子,频频拿袖口擦拭眼角。
  “觅儿……觅儿乖……”水神再次开口,携了丝哽咽颤音,喜难自抑,“只要觅儿欢喜,莫说灵力,便是倾尽爹爹所有又有何妨。”
  切莫强攻,只可弱取。——狐狸仙所言果然字字现真理,对付男人此必杀之招一出,真真是个所向披靡、老少咸宜。我低调地窃喜了一番。
  “只是,觅儿如今身上这与本体相冲的火阳之气十分旺盛,却不知从何处而来?”水神话锋一转,忧心忡忡、满面焦灼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现下当务之急是寻得这授灵之人取回这逆返真气。”
  “火阳之气?莫非天帝昨夜所授?”我脱口而出。
  “天帝?!”长芳主对我怒目相向,“玉兰!昨夜是你看护的锦觅,现下可有何说法?”
  玉兰芳主对着芳冢扑通一个下跪。我忙道:“此事与玉兰芳主原无关联,是天帝提我魂魄至太虚幻境之中,方才顺手予了我五千年灵力。”
  “他与你说了些什么?”长芳主咄咄逼人看着我,我往水神怀中缩了缩,却见水神亦面色凝重若有所思。
  “他说……他说……他说他也是我爹爹。”我咽了口唾沫总算把话囫囵吐出,头顶水神气息一滞。
  “笑话!”长芳主冷冷一笑,其余二十三位芳主亦是怒不可遏,丁香小芳主更是恨不能将其抽筋拔骨的模样,“若非他!主上又岂会魂飞魄散、含恨而终?!言是你的弑母仇人也不为过!”
  “丁香!”长芳主出言相阻却已然来不及。
  “你说什么?丁香,你说什么?”水神面色煞白,指尖不可抑制地颤抖,“梓芬究竟为何而去?四千年了,你们究竟想要瞒我到何时?”
  “主上为何而去?说起来,水神仙上当年亦贡献过一份力,可谓是功不可没啊!今日我便是违背当年对先主立下的誓言自毁元神,亦要将真相告诉锦觅!”丁香小芳主推开长芳主,“天下男子皆薄幸!如今锦觅大了,便一个个要来拣这现成的爹爹做!你可知当年先主为保下这孩子拼尽一身护体修为?是了,是我糊涂了,水神又如何会知?锦觅呱呱坠地、先主阖眼之时,正是水神小登科之夜,仙上春风得意看桃花尚且来不及,又何尝有闲暇念及旧人?”
  水神浑身一颤,五雷轰顶,似彻骨寒水兜头泼来,揽着我的怀抱一松,蓦然起身,“天元二十万八千六百一十二年霜降……并非天元二十万八千六百一十三年夏至,你是说花界对外隐瞒梓芬的死讯近一年……?”水神三魂六魄尽失,自言自语:“梓芬说她从未欢喜过我……梓芬说她从来只对天帝有情……梓芬逼我与临秀结亲……”
  丁香小芳主掩面,泣不成声。
  “二十四位芳主当年皆对先主立过誓言,水神仙上且莫要再逼问,当年之事,老朽略知一二,仙上可愿听我一述原委?”一个圆滚滚的橘红影子挡在了丁香芳主面前,定睛一看,竟是听惯了壁角的老、胡。
  水神不言不语,安静得骇人。
  “当年天族太子如何步步为营骗得先主芳心,仙上想必比老朽更清楚,然则先天帝遗世前为其订立了鸟族公主凤凰为妻,时逢六界动荡,天族太子为稳局势,履行婚约结盟鸟族灭魔界逆叛继位天帝,先主情灭神伤,天帝手握重权不改风流本性,仍纠缠先主,欲纳先主为侧妃,先主不堪其辱,拒不相从。
  仙上仁善,对先主十几万年如一日,先主对仙上日久生情,本是一桩悬崖勒马回头美事,孰料,天帝知悉后勃然大怒,将先主强行玷辱,先主欲跳忘川自毁元神却被天帝施术拦截,拘禁于栖梧宫中。另一方面,天帝密谋指婚仙上与风神。
  天后生性奸猾,天帝举动被其看出端倪怀恨在心,后趁先主昏迷之际,下毒火焚先主灵元五内,先主虽逃脱,却元神大伤,自知时日无多天命将至,遂对水神仙上冷言相对,逼退仙上,望仙上与风神结亲后能将她忘却,得到美满幸福。
  先主不欲萄萄步其后尘,故令二十四位芳主谨守其身世,用锁灵簪压制其天人之貌,并限萄萄万年居水镜之中,命我时时看管,孰料……”老、胡仰天一叹,无限辛酸道不尽。
  “江南生梓木,灼灼孕芳华……梓芬,梓芬,上天入地,师兄却上哪里去寻你?”水神阑珊泪满襟,满目水晶碎。
  我抚额悲从中来,莫成想,我竟然真是水神与花神之后,“水性杨花”似乎是个不大好的词……
  转念一想,在我跌宕起伏的身世大戏里,原来挑大梁唱白脸的竟是凤凰爹娘,往后可借此再讹一讹那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