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六十二章

  我坐在床沿揉脚底心,想来是昨夜被那些镇灵的鬼魂给咬伤了脚,现下脚面上还留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痕,我看着这些伤痕有些愁苦,小鱼仙倌那里倒有一种去伤的灵药,上次我鬼使神差跳入忘川之中落下一身伤痕回来后,他便请药仙去东海之极取来鲛人之泪作成了这祛伤镇痛的妙药。只是……若问他拿药,他必定会知道我去了魔界,知道我去了魔界便定然会不高兴的……
  幸得我昨夜趁得间隙化成水汽溜出幽冥回到天界,什么神什么鬼都没有惊动,现在脚上这些不过皮肉伤,咬咬牙忍忍便过去了。正做如是打算时,却冷不防看见眼角白光一闪。
  “觅儿。”沉甸甸一声呼唤,我一惊,慌乱扯了丝被胡乱盖住自己的脚面。
  “你这脚上怎么了?”小鱼仙倌轻飘飘落座在床畔的黄杨木凳上,声音不高不低,又问:“你昨夜去哪里了?”
  我心中一怯,嗫嚅道:“没有去哪里,哪里都没有去……就是……就是……”
  他捏了捏皱紧的眉心,不言不语掀开那欲盖弥彰的丝被,我一双斑驳的脚面便赤条条暴露在了他的双眼下,我缩了缩脚尖,听得他道:“觅儿,你知道的,不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你无须对我隐瞒。但是,我独独不能容你伤害自己。昨夜,你是不是又入了忘川?”
  我不答言,做贼心虚般紧绷的心弦却一时松了松,原来他只是以为我又去踏忘川了。他叹了一口气,自怀中取出伤药,亲手给我上药。不知为何,我突然有些惶惑,缩了缩脚尖,“还是我自己来涂吧。”
  他却不松手,眉也不抬,沉静道:“你我之间还需介怀这些吗?”我一时不响,他握着我的脚踝紧了紧,“觅儿,你何时愿意与我成婚?”
  我不由自主绷紧了脚面,喃喃道:“你晓得的,我中了降头术,莫要传染给你才好。”
  他手上一顿,许久,方才继续抹药的动作,温和地低垂着眉眼,仿佛专注于手中动作,口中不经意地重复:“降头……降头吗?……”末了,他抬起头对我笑了笑,“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况且,我恐怕比你更早便中了降头术。”
  我愣了愣,心下一窒,不知如何回答。他却又重新低下头轻柔给我上药,似乎并不在意也未等我答言,我提起的心复才稳妥地放了放,两人默默相对无语直到我两只脚被他反反复复抹了五六七八遍的伤药,他方才放下我的脚站起身,抚了抚一点折痕也没有的袖口,道:“我去与诸仙论事了,你这两日便在这院中好好修养。”
  我喏了声,便见他转身往门外去,门边,昨夜吃得溜溜圆的魇兽往后退了退,怯怯贴首伏在地上,待小鱼仙倌行远后方才抬头向他远去的方向瞥了瞥,离珠端了早膳进来,一看见我便开始絮絮不止,末了自然是以一句“仙上这般不爱惜自己,又要叫天帝陛下心伤忧虑了”结尾。
  我就不晓得了,好端端一个做了天帝风光无两的小鱼仙倌入了离珠口中怎么便成了个多愁善感悲秋伤春的落魄书生形象,实在费解。
  本来以为这脚上的皮肉之伤顶多两日便能痊愈,却不想,整整半年,方才好全。这半年之中但凡我一起身走路便觉着脚下如履荆棘般刺痛,虽然心中总有个小小的声音反反复复叫嚣着念着咒催着我去看看那个对我施了降头术的人,然而任凭我做再多挣扎,也只能在离珠的搀扶下摸着墙勉强地气喘如牛挨到璇玑宫大门边上而已,只有躺着亦或是坐着方才不觉疼痛,走路都不得力,更莫说腾云驾雾了,因此这大半年我竟连璇玑宫的门也出不得。
  虽不得出门,然,只要一想起那个人在六界的那一头活了过来,心下便生出一种莫名的慰藉,糖也吃得少了,偶尔也能吃些正常的饭食,由此,我更加断定这降头术是凤凰在我身上施下的。只是这降头时好时坏,若哪日我一并想起穗禾和凤凰两人,便又觉得胸口不是那么舒服了。想来是还未好全。
  今日长芳主得空上天界见太白金星,抽空过来瞧了瞧我,恰逢我脚上大好,便兴致勃勃亲自沏了茶给长芳主。花界与天界本来井水不犯河水皆因上任天帝天后缘由所起,如今小鱼仙倌做了天帝,花界便也拆了与天界断交的禁令。两界仙神精灵来往据说日益频繁,过去十二年里,二十四芳主来天界时亦常来探我,只是,那降头在我体中日益根深蒂固,倒有吸食心头血叫我病入膏肓的趋势,便是她们来了,我也不过默默坐着,问一句答一句还常常答非所问地浑浑噩噩,有时小鱼仙倌见我精神不好便索性替我推拒了访客。
  遂,今日长芳主瞧见我替她斟茶,一时吃惊不小,“锦觅,你近日里身体如何?”
  我抿了口茶,偏头想了想,终还是按捺不住向长芳主讨教,“长芳主可知凡间有一种巫蛊之术唤作‘降头’?”
  长芳主点了点头,“略有所闻。听闻中了降头之人便如失了心一般,言行举止皆为他人所控,不能自已。”
  “如此一说便对了。”我轻轻叩了叩茶杯边沿,“我怕是中了这降头术。”
  长芳主手上茶杯嗒地放在了桌上,神色古怪地看着我。我知她定然不解,便将自己这些年的症状说了与她听。长芳主越听面色越往下沉,最后,索性皱着眉满面凝重似乎陷入深思,半晌后,认真端看了一下我的脸面,吐出一句惊人之语,“锦觅,你莫不是爱上那火神了?”
  我手上一松,整个杯子掀翻在地,落地清脆,“不是的!决计不是!怎么可能!荒天下之大谬!”我一下豁然起身,坚定地否定了长芳主离奇的揣测,“我只是中了他给我设下的降头之术!那日,我还在血泊里见过一颗檀色的珠子,那珠子一定有问题!”我攥紧了手心。
  “珠子?你说什么珠子!”长芳主一下面色风云惊变。
  “我记得不大清了,只记得是颗佛珠一般的木头珠子。”果然!我就说这珠子一定有猫腻!这降头术一定与它有关。
  至此,长芳主彻底惨白了一张脸孔。
  “说的什么珠子?我也来听听。”外面,小鱼仙倌恰恰回来,接过离珠递过的手巾一边擦着手一边笑靥盈盈往里走,拾了我下首位的凳子挨着我坐下,并不在乎天帝无论何处皆须居尊位的规矩。
  为着长芳主的一番离谱推论我还尚在愤慨之中,想也不想便应道:“在说中降头之事。”
  小鱼仙倌几不可察淡了淡面色,“哦~”又看向我的脚,蔼声问道:“今日可还疼?”
  “正要告诉你好多了呢。”这脚上若非他的伤药灵验怕是一年半载也好不了,如今好了自然是他的功劳,我站起来走了两步与他看。
  他微微颔首,便转头与长芳主寒暄起来。长芳主自从听我说了那檀珠之事后便似乎有些心绪不宁,面色隐晦与小鱼仙倌说了几句话后便起身告辞了。
  长芳主走后,我与小鱼仙倌默默相对喝了一盏茶后,正预备起身去上药,却听小鱼仙倌在我身后不浓不淡说了句话,“他复生了。”
  我脚下一顿,回头。
  小鱼仙倌垂眼认真看着茶盏里的叶片,茶水蒸腾而起的雾气熏得他面孔氤氲,看得并不真切,忽而见他淡淡一笑。
  许久,道:“虽复生,却堕入了魔籍。”他抬头细细地看着我,“他复生已半年,半年之久,却隐藏得如此之好,时至今日天界才收到消息……”
  我不知为何心底舒出一口气。
  “如今,幽冥之中人人皆称他一句——尊上。”他抿了抿唇角,仿佛事不关己般平淡继续道:“仅半年,十殿阎罗皆为他收服所用。”
  他手中青瓷茶盖沿着杯盖缓缓掠了半圈,细细的声音倒映在大厅之中缭绕不去,话锋亦随着那茶盖慢慢转了过来,“觅儿,你的脚是如何伤到的?”
  我背上一僵,道:“你知道的……为忘川魂水所伤。”
  “哦~”他看着我,眼中有碎裂的光晕一闪而过。
  我转过身,忽而觉得有些难过,急道:“我去上药了。”
  “觅儿,需记得,三分药七分养。你的脚尚未好全,还需将养。”他在身后温和地叮嘱,我脚下住了住,临出厅门前回身一望,对上他澄澈如昔的双目,突然生出一丝错觉,看不见沙石的潭水并非因着这潭水既清且浅,亦有可能是因为这潭水/很深很深,根本没有底……看不见底又如何知道里面是否有沙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