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第七十章

  我心中一凉,指尖轻颤。
  “果不其然!”他倏地单手将我搂紧,苍白的唇靠上我的耳际,薄薄的唇瓣轻轻开阖刷过耳廓,“原来,你今日之行目的在此……嗯~水神为幽冥魔尊胁持,天帝震怒,为营救水神,不得不大举进攻魔界,领正义之师,替天行道!”
  “看看,多么完美的借口。人心所向,正义所趋。旭凤自叹弗如,无远弗届……”他含住我的耳垂在口中反复用舌尖亲昵地摩挲,最后,一口咬破,一滴温暖的血顺着我的劲侧慢慢滑落。
  “可惜,叫你失望了,我早有防备,幽冥百万鬼将日夜备战,只待此刻!”他抬起头,一个嗜血的笑容绽放在这张完美得近乎匪夷所思的脸孔上,双唇鲜红,利落吐出二字,铿锵落地。
  “应战!”
  忘川无垠,水无痕魂不尽。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一衣带水,天帝一身出尘白衣,负手而立,背后是天界的三十六员天将,数不尽的天兵踏云而来,手中的法器寒光凛冽,倒映着正午的骄阳叫人不能直视。
  忘川这头,他立于渡口,猎猎红袍张狂翻飞,乌云为之沉浮,骄阳为之见绌。十殿阎罗亲自上阵,魑魅魍魉静候帅令,鬼将妖兵夔夔睢睢。
  除却流云飞卷,风声呜咽,没有一丝声响,没有一个动作,寂静之中一股沉沉煞气正在一点一滴,不疾不徐地缓缓酝酿。
  我被安置在一顶开敞的宽大乌木座椅上,周遭铺陈极尽奢华之能事,长长的流苏沿着椅背流泻而下,像极了女子温婉的发,在云中起起伏伏飘飞舒展。我伸手抓了一把,惘然地看着它们从指缝之间滑脱,触感细腻,绵绵密密扎入我几近麻痹的心头。
  距他仅两步,却比隔着一条忘川更遥远。我看着他,他看着他,他看着我。多么可笑,多么诡异的一个轮回。
  “润玉今日前来并非恋战,只为接回水神。”天帝终是率先开了口,那双涤浄凡尘的双眸定定看着我,隐藏在眼底的是什么?恍惚竟是焦急失落和深深的不确定,但是,怎麽可能?他永远叫人琢磨不透,机锋尽藏。
  “哦——”凤凰轻轻一哼,狭长的凤眼威威一挑,声如羌笛悠悠开口,回荡在招展的旌旗之间,“如若我不放呢?”
  天帝身旁的呲铁兽跺了跺蹄子,暴躁地抬头喷出一口鼻息,他紧了紧手中的缰绳,淡然道:“如此,只有先礼后兵了!”
  凤凰仰天一笑,“何必多言,如你所愿!”
  漫天秋色下,一阵天鼓惊擂,角声起,悲笳动,三军甲马不知数,但见银山铺天来。
  仿佛不过是一眼错漏的工夫,杀戮便于寂静之中似一坛踢翻的酒,血腥倾泻刹那弥散。忘川再不复往昔宁静,一时间,川水之上,车错毂然短兵相接,操戈披犀怒目相向,刀剑鞭钺铛钩槊戟,挽弓运术,落矢交坠,凌余阵躐余行,左骖殪右刃伤,出不入,往不返。
  有神将跌入忘川,再也没有爬起来,亦有妖魔中神矢,魂飞魄散。两军对垒之中,仅有二帅岿然不动,无情地看着芸芸众生,运筹帷幄之中,仿佛一切乾坤早已料定。
  只有我,既做不了那些沙场效命的卒,亦做不了这样机关算尽的将,顶多只能作一个过河的筏子,一个挑起战乱的借口,眼睁睁无能为力地作壁上观,将来怕不是还要留作千古骂名,被世人骂尽祸水乱二界。
  我忽地记起佛祖爷爷曾将我比作山间一猛虎,当时以为荒谬至极,今日一反思,无有丝毫差错。
  我看着凤凰的侧脸,恍若感应到我的目光,他亦回过头,一双子夜的眼深沉无边,轻轻一笑,如昆仑美玉落于西南一隅,却再看不见那颠倒日月情意缠绵的笑涡,余下的,只是大雪满弓刀,有恨,有蔑,再无爱……咫尺天涯。渐渐,天界之兵趋于弱势,阿鼻妖魔渐占上风,复仇之光照亮了他的一张脸,他唇上沾染的我的血早已干涸,却在这光亮之中衬得他的脸渗出一种异样之白皙,灼灼欲透……有一层淡淡的烟气自他指间逸出,慢慢浮动环绕在他周身,但见他眉间轻蹙,抿了抿唇。
  莫不竟是反噬?
  我突然生出一丝惧怕,惧怕那味金丹之中不知名残缺的草药。
  我慌乱去看天帝,却见他微微仰着头,眼神落在远方,看那些流云,在喧闹交戈的铮铮兵器杀伐声中,安静地失神,寂寞地沉静在我所看不见的天地之中。
  蓦地,却在我看向他的瞬间转头看向我,刹那,满眼繁星,华彩流转。
  他张了张口,无声却有言,我看懂了他的口型,“觅儿,回家吧。”
  我定定看着他,亦轻轻开口吐出一个口型,“药!”
  霎时,他身上一僵,别过脸去。我顿时大急,一把急火烧上心头,拍得我一阵眩晕,竟是跌下了座椅。
  椅下浮云散开,是凌乱开放的荆棘,根根带刺,刺上染血,厉鬼的嚎啕激荡耳畔。然而,就在我以为要落入荆棘丛中时,却被人伸手一托,再次坐于椅上。
  眼前晃过一角红色袍角,竟是凤凰。待我回神时,他已立回原处,眉梢眼角更加阴沉,轻挑唇角,皆是讥讽。
  头顶上,一柄凤簪利落地插在乌发之间,如天外飞剑,衬着大红的战袍,煞气四溢,金光熠熠…
  金?金!
  我心中突地通透净亮醍醐灌顶,激动地攥紧了座椅扶手,在刀光剑影之中疾疾唤他,“旭凤……”声音断续,毫无章法,“我晓得了,梼杌,是梼杌草!”
  对面,天帝脸色一沉。
  我心中突兀地涌起一阵不详,顾不得嗓间嘶哑火燎,紧道:“那金丹里多了加了一味梼杌,服食蓬羽即可,蓬羽克梼杌!”
  润玉根本没有删减过金丹之中药草,而仅是添了一味梼杌。犹记太上老君将金丹交与我时曾反复强调此丹惧木,一遇草木便尽数消散,而我当时跟踪穗禾之时,心中急切竟将此遗忘,一味跟进了那暗藏机关的木桩之中,竟忽略了怀中所携金丹不能近木,而那金丹居然也未化,说明根本不惧木!我适才方才记起此紧要纰漏,前后一贯通,顿时明白这丹药之中定是添加了一味可压制土性之药,而能压土又寒凉去火的草药天地之间仅有一种——生长于瑶池水底的梼杌,梼杌虽凉,却有一草能克,便是忘川边常见之野草,名唤‘蓬羽’。
  凤凰蓦然转头。
  我尚未来得及看清他面上神色,眼角处却掠过一道奇异之光,非兵非甲,自忘川彼岸射来,如离弦之箭脱缰之马,风驰电掣来势凶猛。
  我不及多想,不知哪里来的气力,纵身便往他胸膛处扑去。
  不想,凤凰早已觉察这暗光,已抬手相迎击出一掌,电光火石间,掌上烈焰腾然而起,红莲业火扶摇盛放……
  不过一刹那而已,很短,很短。
  那道暗光没能射入魔尊的胸膛,而那掌红莲业火亦没能烧至彼岸的天帝。
  我闷闷哼了一声,慢慢滑落,手心一道佛印金光四射……
  “锦觅!——”
  依稀有人唤我,是谁呢?是你吗?
  如果是你,那真好。
  原来,我可以这么轻,轻得像一片迷路的羽毛,不知皈依何处。
  真的有来世吗?
  那么,我愿为一只振翅的蝶,
  一滴透纸将散的墨,
  一粒风化远去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