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婚后番外 二 ——棠樾

  自从上次试丹未遂之后,凤凰对我彻底禁足了,到今日已半月,不!应该说是已经一十五日了,整整一十五日,真真霸道地惨不忍睹,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我正在书房里帮他研磨研到差点瞌睡地一脸跌进砚台里,便闻门外有小妖禀报道:“月下仙人求见尊上夫人,请尊上示下。”
  一句话便将我惹怒了,为什么狐狸仙找的是“尊上夫人”,那小妖却说请“尊上”示下,这分明是活生生的无视!当然,我只是在心里怒一怒,怒完便算了,‘习惯’是多么可怕的一只猛兽。
  “不见。”凤凰利落地抛出两个字,头也不抬地继续写字。
  “是。”小妖退散而去,不消一会儿却又去而复返,“禀尊上,月下仙人说……说……说是不见亦要有个不见的缘由……”
  凤凰淡定地顿了顿笔,仍未抬头,只道:“夫人怀喜在身,需静养。”
  门外小妖领命而去。
  我顿时一兜子瞌睡虫皆丢了,吃惊地站起身,“我什么时候怀上娃娃了?”
  凤凰抬头,淡淡看了我一眼,淡淡道:“就快了。”
  我突然觉得有些印堂发黑。
  未几,凤凰终于把那幅字写好了,又亲自详细地将它裱糊好,亲手将它悬挂在厢房之中,正对床头。
  我看了看,龙飞凤舞地书了四个大字——天道酬勤!
  于是,我不但印堂发黑,连脸也一并黑了。
  果然,此后我们修炼的次数益发频繁起来。我不晓得双修的真谛是什么,但是,我晓得双修的后果一定是一个红吓吓的奶娃娃。
  可是,我愁啊,日愁夜愁,修炼时愁,不修炼时亦愁。
  之后,凤凰不知因着什么事情,也开始日益忧愁,最后竟显得忧伤落寞起来,饭也吃得少了,觉也睡不实了,见他也愁,于是,我益发愁起来,真真是愁上加愁何时了,哎~
  终于有一日,他没有修炼我,却坐在床头肃穆地看我,看了许久,看得我后背寒毛一根一根倒立起来时,他方才开口:“锦觅,我问你一件事,你老实回答我。”
  我立刻乖乖巧巧地答应了,恨不能指天誓日道只要你不要老这么喜怒无常,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岂料,半天却未见他开口……从未见他如此犹豫不决忐忑不安过,我一时有些讶异,不晓得他是不是酝酿着要休了我或者是要准备纳一房妾室,这念头一闪而过生生吓了我一跳,这时,他却开口了,“锦觅,你是不是不想给我生孩子?”
  嗳?
  原来不是纳妾之事,我如释重负道:“不是呀。”
  凤凰闻言一下面色好转许多,紧绷的身体也稍稍松弛,紧追不舍问道:“那为何自那日我说你就快怀喜之后,便闷闷不乐郁郁寡欢?”
  原来为的是这事,我便实话实说答道:“我孕前忧郁。”
  这下,轮到凤凰脸色黑了黑,“你一颗果子有甚好忧郁的?”
  凭什么果子就不能忧郁了?我又忿忿然。
  待这习惯的“忿忿君”在我心里遛跶一圈依依惜别后,方才道:“我实在很愁呀。我不晓得我会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待“东西”二字蹦出后,我仿佛看见一团红莲业火自凤凰的头顶嘭地一声腾了起来,赶忙道:“你看,我爹爹是水,我娘是花,生出我来是朵霜花。前天帝是龙,天后是凤,生出你是只凤凰,小鱼仙倌娘亲是锦鲤,生出小鱼仙倌却是尾龙。而月下仙人和天帝为同父所出,却是只狐狸……是以,我十分吃不准,我是片霜花,你是只凤凰,最后究竟会结出个什么果子来。委实叫我忧愁,忧愁得很!”
  凤凰一个失笑,嘴角笑涡时隐时现,伸手便弹了弹我的额头,“杞人忧天!到时自然便知。”至此,凤凰彻底地拨云见日,烦忧尽散。
  于是,我的苦日子又回来了,我可怜的腰……
  天道果然是酬勤的,半月后,我果然怀喜了。于是,我便从孕前忧郁转为了产前忧郁,日日提心吊胆,唯恐生出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譬如狐狸仙之流,譬如扑哧君之流,这些皆是奇怪之中的个中翘楚。
  五年之后,我终于从产前忧郁转成了产后忧郁,不为别的,就为我竟然产下了一个真身是只白鹭的奶娃娃。
  白鹭,一只白鹭嗳。白鹭是什么,白鹭是水鸟的一种,水鸟!多么没有气魄的一种鸟儿,要是苍鹰飞隼这类气势非凡的鸟儿该有多好!便是只凤凰也好过一只水鸟呀!我恨不能将他塞回去再生一遍。
  凤凰却很欢喜,从没见他如此笑逐颜开过,便是成亲那日也只是含蓄地欢喜,哪里有这般喜形于色。
  他向来晓得我的心思,便揽着我宽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
  儿孙?一个儿子我便愁不过来,哪里还敢想孙子!
  可是,每每看见这个小人儿糯米糍一样粉团团的小脸,每每被他用整只小手勉力地圈住我的一根食指,每每听见他天真无忧地咯咯笑着,我便释然了,觉得其实白鹭是这世上最美最纯的一种鸟儿,纵是千只万只老鹰也抵不过他雪白翅膀上的一根羽毛尖。
  况且,在这黑漆漆血淋淋的幽冥界,能生出一只这样雪白圣洁的白鹭,也算得是出污泥而不染吧!
  凤凰给他取名“棠樾”,我听着有些耳熟,后来才恍然想起是我轮回作凡人时投胎人家的名号。
  至此,我才发现,原来凤凰比我还懒。